“爸爸,爸爸,你不要跳,爸爸。”半夜,徐进一直在说梦话。李丽醒来摸摸儿子的额头,发现很烫,显然是发烧了。
  “徐恒,徐恒,你醒醒,孩子发烧了。”李丽摇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徐恒。
  “怎么会发烧?”徐恒醒来,摸摸徐进的额头确实很烫。
  “可能是白天看你跳江去救人,孩子还小你把他吓到了。看,把他烧的到现在还一直在说胡话。”李丽红着眼圈说。
  “爸爸,你不要跳,不要跳。”徐进还在发烧中说梦话,徐恒看着儿子徐进好自责。
  “我们现在送他去医院吧,。”李丽说。
  “嗯。”徐恒内疚地回答道。
  “就送凌海医院吧,那儿离我上班的地方近,要是天亮孩子退烧了,你带孩子回来,我还可以回去上班。”李丽看着徐恒说。
  “嗯。”徐恒点点头立即抱起徐进,跟在李丽的身后。他们在小区的门口打了一辆的士,就立刻赶去凌海医院。
  夏菲被救上岸后,就立刻被人送往凌海市最好的医院凌海医院。由于凌海医院的医生认得夏菲,知道她就是凌海市最大最有名的千红药业集团的千金小姐,所以一进医院她就被安排到贵宾病房。
  夏菲的妈妈吴倩听到自己的女儿夏菲跳江被救上来正被送往临海医院,她也顾不上询问夏菲跳江的原因,立刻叫司机开车和佣人一起赶到医院去照顾夏菲。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天煞的!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种是呢?夏菲的妈妈吴倩坐在车上越想越不明白。
  夏菲会不会有事呢?吴倩吓得脸色苍白。她的心里十分慌乱,不住地在催司机把车开快一点。她双手紧紧地握住佣人的手,一颗心早已飞到了女儿夏菲的身边。
  “没事的,太太,小姐她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佣人不停地宽慰到。
  “你知道夏菲为什么跳江吗?”夏菲妈妈吴倩看着佣人问。
  “我,我不知道。不过,听说是被陈青少爷气得。”佣人支支吾吾地说。
  夏菲为什么会去跳江,其实夏家的这些下人早就知道了,只是在太太吴倩的面前不敢说。
  于是吴倩拿起电话就给夏衍打去问了一个究竟,知道真相后她整个人都瘫倒到了车后座的靠背上。
  此刻,在凌海医院三楼的一间贵宾病房里,夏菲正躺在病床上,她脸色苍白没有任何血色。不过经过医生的抢救,她已经苏醒过来了。
  “你醒了!”看见夏菲醒来,夏菲妈妈吴倩双手紧紧握住女儿的手,眼泪扑扑地就从她的脸上掉下来。
  “别哭了,妈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看着妈妈难过的样子,夏菲反过来安慰道。
  “你都吓死妈妈了!你怎么这么傻,有什么想不开的,孩子!”吴倩伤心地说。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夏菲哽咽地对妈妈吴倩说。
  “还好你没事,你真要是有那么个三长两短,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叫妈还怎么活?”吴倩不住地用纸巾去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
  是啊!妈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我真的出事了,那她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夏菲的眼角也禁不住溢出了伤心的泪水。
  吴倩拿起一片纸巾去帮女儿擦去眼角的泪水,她满脸心疼地看着女儿,心里难受极了。
  “妈!”夏菲抱住了妈妈,禁不住哭出声来。虽然出生在这样一个显赫的家庭里,可是夏菲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幸福。她感觉自己的这一生根本就不属于自己,自己的每一步都是被安排的,就连自己的情感也是。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凉透了。
  吴倩抱着夏菲,看着怀里的女儿,她感觉自己好无助。
  虽然自己嫁给了夏衍,现在是千红药业集团的总裁夫人,地位显赫,住着豪宅,坐着豪车,吃着山珍,穿带光鲜,坐拥亿万的资产,表面上看是十分风光,但背地里又有谁知道,这一切对于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名分罢了。
  夏菲表面上贵为千红药业集团总裁的千金,这样的身份和家世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但吴倩的心里她很清楚,在爸爸夏衍的眼里,她也只不过是他事业上用来权钱交易的一枚棋子罢了。
  这母女俩的命怎么就会这么苦呢?吴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她默默地看着怀里的女儿,心里充满了苦楚。
  “孩子,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命,居然会遇上这么一个负心汉,表面上看有模有样,背地里竟做这些不知廉耻的事情,真是一个人渣!”吴倩用手抚摸着女儿的头,伤心地说。
  其实,夏菲的心里何尝不知道这些,她感觉自己的心冰凉至极。她对陈青一直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从见他的第一面起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只是为了夏家的家族利益,在爸爸夏衍的苦苦哀求下,一向乖巧的夏菲才同意和陈青交往。
  夏菲知道自己的这一生是无法选择的,所以她只能通过时间,希望通过时间能让自己慢慢地去接受陈青,然后再和他结婚。
  通过回国这半年多来和陈青的相处,她自己也慢慢地认命了。却不曾想正当自己准备慢慢接受他,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这个人渣却居然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当着自己的面竟然还和别的女人在做这种苟且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在自己和他争吵的时候,他却还在替那个女人说话!自己是千红药业集团的总助,是总裁夏衍的千金,在他陈青的眼里居然还不及一个女职员!而且还是在自己夏家的企业里!这让夏菲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的。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陈青依然没有出现。他哪怕是露个脸,或许自己为了家族的利益还会原谅他,夏菲想。可是他没有,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夏菲不禁感到心灰意冷。
  夏菲靠在妈妈的身上,看着窗外飞过的小鸟,她感到非常的失望。
  夏菲又想起了自己昨天跳江的情景,一想起来她就禁不住又哭了。
  自己当时为什么还要挣扎呢?明明不是要去死的吗?要是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吗?为什么呀?她很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没勇气。
  “你怎么又哭了?”吴倩问。
  “我就是想哭。”夏菲说。
  “那你就哭吧!”吴倩说。
  听到妈妈的话,她一边哭一边又庆幸自己还活着。因为有她在,在这个世界上在妈妈的生命里至少还有一个伴,还有一个能和他说话的人。
  想到这里,夏菲禁不住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昨天跳江去救自己的那个小伙子徐恒!虽然自己当时无法清楚地记得他的长相,但是他那高大的身影和果敢的形象却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心底里。
  他叫什么名字?有女朋友了吗?一想起徐恒,夏菲的心里便充满温暖和感动!要是自己能遇上一个这样的好男人,那该多好啊!哪怕是他长得丑一点也没关系,夏菲想。
  他在哪?我还能遇见他吗?想着,想着,夏菲不禁出神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